星球研究所
一群国家地理控,专注于探索极致世界
兵马俑,如何见证人生百态?
原创
09.17

它们

曾经鲜衣怒马

却“生活”在地下世界

被黑暗吞噬2200多年

直到1974年的“一束光”

将它们照亮

惊艳世人

(秦始皇兵马俑现世的艺术假想图,制图@王申雯/星球研究所)

然而

光彩照人的颜色

在地下岁月的磨砺

和出土后的加速老化中

消失殆尽

只留下由8000多个真人大小的俑

组成的土黄色军团

人称秦始皇兵马俑

(请横屏观看,兵马俑一号坑,摄影师@刘工)

即便如此

这些兵马俑仍然

栩栩如生、恍若在世

他们千人千面、各不相同

(兵马俑的不同形象,摄影师@张天柱&柳叶氘&丁俊豪&杨虎&刘兆铭,制图@杨宁/星球研究所)

甚至

缕缕发丝,纤毫毕现

(跪射俑的发型,摄影师@张天柱,制图@杨宁/星球研究所)

两千多年来

黄土虽然将它们掩埋

时光却未将它们遗忘

如今

考古工作者几十年的努力

终于可以让我们通过三位普通秦人的视角

重现那段遥远的过往

01

工匠 “臧”

公元前221年

秦灭六国

负责皇室工程营建的机构宫司空

接到一旨命令

要抽调技艺最精湛的工匠

去参与一项新产品的研发

陶工臧(zāng)

极有可能被选中参与其中

他曾为皇室制作砖瓦

作品就覆盖在皇家宫殿的屋顶

(夔[kuí]纹大瓦当,摄影师@柳叶氘,制图@杨宁/星球研究所)

此外

全国各地的制陶精英也被征召

包括来自今陕西大荔和山西夏县等地的人员

共同组成了一个顶尖的研发团队

(秦代工匠会在作品上留下名字,即“物勒工名”制度,下图为制作兵马俑的部分陶工名字列举,其中“宫”为宫司空的简称,摄影师@张天柱,制图@杨宁/星球研究所)

之所以如此大范围地征召能工巧匠

是因为他们将要开发的新产品

不是服务于小官小吏

亦非普通贵族

而是刚刚一统天下

自认为功过三皇、德高五帝的秦始皇

这种新产品

也不是凡世俗物

而是准备在秦始皇死后

和他一起进入地下世界的

“人”

(秦始皇帝陵博物院前的秦始皇雕像,摄影师@柒哥)

用活人殉葬

是古老的陋习

在商朝便相当普遍

统治者们要在地下世界

同样拥有生前的一切

即“事死如事生”

(下图为秦公一号大墓,墓主为春秋时期的秦国国君景公,一个个箱子或匣子装殓殉人,计166人,另有20人无葬具埋在土中,共计殉葬186人,摄影师@李文博)

但到了春秋战国时期

社会剧变,百家争鸣

活人殉葬受到猛烈抨击

于是

权贵们开始用木或陶等材质

雕塑成人像

代替活人殉葬

即“俑”

(出自《礼记·檀弓》郑玄注)

俑,偶人也,有面目机发,有似于生人

但此时俑的体型往往远小于真人

并且制作简单

(战国木俑,摄影师@杨虎,制图@杨宁/星球研究所)

但即便如此

人俑在孔子的眼中

依然是活人殉葬的余孽

(出自《孟子》,意在诅咒发明俑的人,没有后代)

始作俑者,其无后乎!

而晚于孔子200年的秦始皇

显然毫不在意孔夫子的看法

而且他还要对俑进行一次史无前例的升级

即按照真人形象

制作大型俑

(秦统一全国前的骑兵俑,矮小粗糙,图片来源@咸阳市文物考古研究所,制图@杨宁/星球研究所)

但大型俑的制造难度

显然比小型俑困难许多

包括臧在内的研发团队

不知经历了多少次试制

终于找到了方法

他们选取骊山北麓的黄土作为泥料

并掺入少量砂粒增强硬度

制成泥胚

然后采用泥条盘筑、捏塑、模制等方法

自下而上制作陶俑初胎

(铠甲武士俑初胎制作示意,腿有的为实心腿,足踏板有的与俑整体分开制作,下图仅为其中的一种制作方法,制图@杨宁/星球研究所)

初胎完成后

再用刮削、刻划、堆贴等方法进行细节雕刻

修整头发、眉毛、胡须、眼睛、衣纹等部位

(铠甲武士俑细节雕刻过程示意,制图@杨宁/星球研究所)

甚至连鞋底的细节

都不放过

(跪射俑鞋底细节,衲线的针脚都真实的表现出来,摄影师@杨虎,制图@杨宁/星球研究所)

之后再放入窑中烧制

经历约1000℃的高温洗礼

泥人“成长”为陶人

身躯更加硬朗

形象也已接近真人

(铠甲武士俑烧制示意,烧制成功后会用粘接剂将各部位组合起来,制图@杨宁/星球研究所)

但臧等人感觉

仅做出外形还不够

似乎还缺少点什么

于是

他们从漆树中取得生漆

从各种矿物中获得红、蓝、绿、黄等颜色

还通过人工冶炼的方式合成了紫色

(部分矿物颜料示意,摄影师@张天柱、图片来源@视觉中国,制图@杨宁/星球研究所)

众多颜色的获得

令俑的形象得以全面升级

如同真人一般“活了起来”

一件写实风的真人俑

诞生了

(铠甲武士俑上色过程示意,制图@汉青&杨宁/星球研究所)

我们不难想象

人们第一次见到它们时

是何等震撼、欣喜、惊艳

(绿面俑,依然保留有少量色彩,摄影师@张天柱,制图@杨宁/星球研究所)

而始皇帝的野心

不仅仅是制造出一件真人俑

他要用这种技术无限复制

从而造出一支

和他引人为傲的秦军一样庞大的地下军团

这时

士兵喜登场了

02

士兵 “喜”

公元前247年

都城咸阳帝王家的嬴政年满13岁

湖北安陆县普通人家的喜年满17岁

这一年对他们来说都是人生的重要时刻

嬴政登基为王

喜登记户籍将要服兵役

不同的是

嬴政拥有改变所有人命运的能力

而喜的命运却并不完全掌握在自己手中

(跪射俑侧面,摄影师@张晏铭)

按照秦国律法

男子年满17岁便要服兵役

在战场上

每杀敌一人,就升一级爵位

并赏赐良田、住宅

杀敌越多,赏赐愈多

即便是地位低下的奴隶

只要战场杀敌

也可以赎身为庶民

甚至加官进爵

这便是军功爵位制

对于出身普通的喜而言

这几乎是他改变自己命运的唯一途径

(关于秦国服兵役的起始年龄,目前仍有争论,摄影师@赵有人)

喜在军中遇到了千千万万个与他相似的人

他们在军功爵位制的推动下

乐战、好战

堪称“虎狼之师”

(出自《商君书·画策》)

民之见战也,如饿狼之见肉

在作战中

他们都勇猛无比

一边提着刚刚斩获的人头(战绩)

一边继续追杀敌人

(出自《战国策·韩策》)

左挈人头,右挟生虏

像这样的战争

嬴政登基以来不知发动了多少次

并最终

横扫六国

一统天下

(一号坑内的兵马俑,摄影师@刘宏成)

作为秦始皇最强力的支撑

这支军队也必须在他死后

在地下继续拱卫他的帝国

于是

就发生了文章开头研发陶俑的故事

最终

臧等制陶工匠按照现实中士兵的形象、特征

上到一方将领

下至普通士兵

包括步兵、骑兵、车兵等诸多兵种

都被一一塑造出来

数量竟多达8000件

(目前并未完全发掘,8000件为根据人均占地面积推测所得;下图请横屏观看,不同身份的俑列举,手中所持武器多已不存,摄影师@张天柱&赵斌,制图@杨宁/星球研究所)

秦始皇还为它们营建了土木结构的

地下军营

并按照现实世界中的军阵编列

包括步兵方阵、多兵种方阵和指挥部

(请横屏观看,秦始皇陵兵马俑一号坑建造过程示意,其中俑为了方便展示,处理成穿越顶棚效果,实际应为从坑道运输摆放,制图@王申雯/星球研究所)

其中

一号军营为步兵方阵

由将近6000兵马组成

(请横屏观看,秦始皇陵兵马俑一号坑复原示意,摄影师@张天柱,制图@王申雯/星球研究所)

方阵最前方为“敢死队”

他们不穿铠甲、行动敏捷

方阵两翼及后卫的最外侧队列

则都面向外部站立

以便警戒四处来敌

(一号坑中不穿铠甲的士兵,在战场上为先锋部队,相当于敢死队,摄影师@卢文)

方阵内侧则是

手持戈、戟、剑的主体部队

(一号坑主体部队,摄影师@张天柱)

二号军营为多兵种联编部队

弩兵远距离射杀

骑兵迅捷袭击

战车兵猛冲突破

三大兵种协同作战

互为补充

(请横屏观看,秦始皇陵兵马俑二号坑复原示意,摄影师@张天柱&刘兆铭&赵斌,制图@王申雯/星球研究所)

三号军营为指挥部

将领们在这里谋划作战方案

(士兵手持铜殳[shū],铜殳为仪卫武器,说明这些士兵为警卫人员,三号坑应该为驻军统帅的军幕,即指挥部,此外还发现有焚烧的动物骨骼,可能为祭祀祷战的行为遗存,制图@王申雯/星球研究所)

就这样

秦始皇成功打造了

一支配置完整、气势恢宏的地下军团

8000个像喜一样的将士

被塑造成俑

永远地守卫在了秦始皇的身旁

至于他们的真实姓名

我们或许永远也无法得知

但他们的形象已经永远定格在这一方天地间

(一号坑的兵马俑,摄影师@张天柱)

而现实世界的喜

曾4次被征召参战

并得以凯旋

或许因为军功

他回乡后被晋升为小吏

负责县里的法律事务

算是一位被上天眷顾的幸运儿

与此同时

另一个普通人

也出现在秦始皇的地下帝国蓝图中

而他的命运

将是一个悲剧

03

修陵人“牙”

“牙”

本是山东苍山的一名小官

在秦朝二十等级的军功爵位制里

位列第四级

但他似乎并不富足

因为无力承担一次违法带来的罚款

而被押送到千里之外的关中骊山

充当一名卑微的修陵人

负责修建秦始皇的陵园

(秦始皇陵园,摄影师@丁俊豪,标注@杨宁/星球研究所)

以他的身份

自然无法看到陵园的全貌

但管中窥豹

他依然可以感受到

这是一个前所未见的大工程

12个真人大小的文官俑

被埋入单独的坑中

代表着秦始皇地下帝国的中央官署之一

即负责司法的廷尉

曾为小小官员的牙

见到此景不知会不会感慨

同为官员的他

如今怎么沦落到了这般田地

(文官俑,腰间佩挂有削和砥石;当时多用竹简书写,削为书刀,在简牍上写了错字时,用削划掉重写;砥石为磨刀石,打磨削用;摄影师@张天柱,制图@杨宁/星球研究所)

此外

两套分别重达1吨以上的铜车马

也被埋入另一个坑中

象征着负责皇帝出行的中央官署

太仆

如此豪华的“座驾”

不由得让牙想到秦始皇出行该有多么的壮观

而现实中见过此景的刘邦

发出了这样的感叹

(出自《史记·高祖本纪》)

嗟乎,大丈夫当如此也!

(铜车马,摄影师@张天柱,制图@杨宁/星球研究所)

而上文提到的拥有8000个兵马俑的

兵马俑坑

以及后来发现的藏有石铠甲等军用装备的

石甲胄坑

埋葬有马匹的马厩坑

共同组成了一个完备的军事系统

象征着帝国的军事力量

(一号坑兵马俑,摄影师@李文博)

此外

还有为皇室提供文娱服务的

百戏俑坑

(百戏俑,摄影师@张天柱,制图@杨宁/星球研究所)

以及为皇室提供水禽表演的

青铜水禽坑

坑中用至少46件青铜水禽

还原了一个相当令人震撼的场景

经过驯化的天鹅、仙鹤、鸿雁

在弦乐与钟鼓的引导下

于水面上翩翩起舞

为皇帝提供水、禽、乐三位一体的立体表演

(青铜水禽,下图中的驯鹤、驯马图像出自河南博物院藏汉代画像石,摄影师@张天柱,制图@杨宁/星球研究所)

就这样

在众多官署、兵马

以及各类服务机构的簇拥下

秦始皇的陵墓居中而建

其地上封土高度超过50米

封土内筑有九层高台

供秦始皇的灵魂登高出游

地下拥有深达30米的地宫

以水银为江河,模拟帝国版图

以星宿为天文,模拟宇宙时空

(秦始皇帝陵地宫结构推测示意,制图@杨宁/星球研究所)

陵墓、各类陪葬坑

共同形成了一个功能完备、如同真实世界的

超级陵园

这就是千古一帝秦始皇

想要打造的

永生的地下帝国

(秦始皇帝陵园布局示意图,摄影师@张天柱&柳叶氘&赵斌&器,制图@杨宁/星球研究所)

而与高高在上的秦始皇相比

牙只是一个卑微的修陵人

他日日夜夜地劳作

最终只是为了帝王的南柯一梦

繁重的劳作

加之食不果腹

牙最终在积劳成疾中死去

人们在瓦片上刻下他的身份信息

便把他匆匆埋葬

(“牙”瓦志,摄影师@柳叶氘,制图@杨宁/星球研究所)

更有许多修陵人

因工作中的些许差错

就被残忍杀害

身首异处

史籍记载

全国各地的徭役之人源源不断地

被押送骊山修陵

人数多达70万

(出自《史记·秦始皇本纪》)

及并天下,天下徒送诣七十余万人

而在公元前210年秦始皇驾崩前后

一批徭役之人正从江苏徐州被押往骊山

不过他们并没有真正到达

而是挣脱了捆绑手脚的枷锁

决定同命运作斗争

一部分人在途中四散逃走

另一部分人决定追随押送的官员另谋出路

不过他们谁也料想不到

得益于这次反抗

不久后

他们竟成为了另一个时代的开创者

而这位押送人

名为刘邦

(刘邦在今河南芒砀山附近放走了徭役之人,传说在逃走的途中遇见大蛇挡道,他拔剑斩蛇,下为刘邦斩蛇雕塑,该雕塑位于河南省永城市芒砀山主峰南麓,摄影师@石耀臣)

不久

又有一批被押送戍边的人员

在陈胜、吴广的带领下起义

他们发出

“王侯将相,宁有种乎”的呐喊

并很快攻打到骊山脚下

可秦始皇的地下“军团”

却无动于衷

随着抔抔黄土的覆盖

消失在了人间

这一消失就是两千年

无人知晓

无人问津

直到2200年后一次偶然的发现

04

2200年后

1974年

西安临潼县(今临潼区)西杨村的农民打井时

偶然发现了破碎的陶人身躯

不明所以的村民以为是神灵现身

并对它顶礼膜拜,祈求保佑

而事实上

这就是秦始皇兵马俑

(一号坑内兵马俑,摄影师@刘艳晖)

之后不久

考古人员的发掘

正式拉开了兵马俑重见天日的大幕

但困难重重

(考古发掘现场,摄影师@张天柱)

兵马俑本是光彩艳丽

可是经历地下两千多年的蹉跎岁月

“皮肤”大多老化,脱落

而幸存的色彩

也是“命悬一线”

(色彩保留较好的兵马俑,摄影师@张天柱)

这是因为

兵马俑的“皮肤”

是由生漆层和色彩层组成

几千年来

它们中的有机质早已老化

又习惯了潮湿、黑暗无光的地下环境

而当被发掘出来时

老化的漆层

或被表面的泥土沾落

或暴露在干燥的空气中

因失水、氧化等

很快就开始龟裂、起翘、脱落

(兵马俑脸部彩绘脱落情况,摄影师@刘兆铭)

考古人员随之摸索出了

多种保护手段

首先

在整个清理过程中

会在俑的表面不停地喷洒蒸馏水

以维持恰如其分的湿度

湿度过低,彩绘层会失水脱落

湿度过高,则容易产生霉变

然后

在清理表面的泥土时

要异常警惕以防止损伤到彩绘层

并使用特殊溶液对彩绘进行加固保护

(工作人员正在对刚出土的陶俑进行保护加固,摄影师@张天柱)

为此

考古人还将医生使用的精密医疗器械

巧妙地应用到发掘中

为兵马俑“救死扶伤”

(工作人员在室内对彩绘俑进行清理保护,摄影师@张天柱)

但残酷的是

色彩总有消散的一天

目前为止还没有任何一项技术

可以暂停它们的“衰老”进程

时光夺走了它们的“容颜”

大地也没有放过它们的“身躯”

长久以来

由于覆盖的土层坍塌等原因

陶俑支离破碎

(兵马俑刚出土时的场景,摄影师@赵斌)

修复师们只能像拼图一样

重新拼合

这一过程往往需要相当长的时间

才能让万千碎片重现真身

(修复中的兵马俑,摄影师@朱福升)

以2011年发掘出的将军俑为例

经过了5年的修复

才恢复真容

而数千件兵马俑

如果想要它们全体重生

可能还需要上百年的时间

(将军俑,摄影师@张天柱,制图@杨宁/星球研究所)

即便已经重生的兵马俑

仍很脆弱

腐蚀性气体、大气气溶胶、降尘

细菌、温度、湿度、光照等

都可能对它们造成新的伤害

(工作人员在做环境检测,摄影师@张天柱)

以上种种限制

也正是至今秦始皇陵园中

还有众多区域不能轻易发掘的原因之一

如今

兵马俑遗址已经吸引了

超过1.2亿人次参观

(数据截止至2019年,下图为展柜里的跪射俑,图片来源@视觉中国)

人们或是

被庞大的阵容所震撼

(看台上的观众与一号坑内的兵马俑跨越千年的对视,摄影师@刘艳晖)

或是被它们千姿百态的表情

所吸引

(图一中的兵马俑好像一脸嫌弃的躺平,图二中的兵马俑好像在求抱抱,摄影师@陈团结&刘艳晖)

但在这之外

我们还应看到

匠人臧的发明创造

士兵喜的战场拼杀

修陵人牙的悲惨境遇

以及普通人组成的起义军的逆天改命

而他们背后

是千千万万个臧、喜、牙

是大秦帝国下的芸芸众生

是人类长河中每个时代都存在的普罗大众

(神情不一的兵马俑,摄影师@赵有人)

本文创作团队

撰文:王长春

编辑:所长

图片:昼眠

设计:杨宁&王申雯

审校:湍湍&撸书猫

封面摄影师:张天柱

专家审核

陕西省考古研究院研究员 许卫红

秦始皇帝陵博物院馆员 冯锴

参考文献:

[1]陕西省考古研究所等. 秦始皇陵兵马俑坑一号坑发掘报告1974-1984[M].文物出版社,1988.10.

[2]秦始皇兵马俑博物馆. 秦始皇帝陵园二号兵马俑坑发掘报告[M].科学出版社,2009.

[3]秦始皇陵东侧第三号兵马俑坑清理简报[J].文物,1979(12):1-12+98.

[4]西省考古研究院等. 秦始皇帝陵园考古报告(1999)[M]. 科学出版社, 2000.

[5]陕西省考古研究院等. 秦始皇帝陵园考古报告(2000)[M]. 文物出版社, 2006.

[6]陕西省考古研究院等. 秦始皇帝陵园考古报告(2001~2003)[M]. 文物出版社, 2007.

[7]秦始皇兵马俑博物馆等. 秦始皇陵铜车马发掘报告[M].文物出版社,1998.

[8]陕西省考古研究所等. 秦陵徭役刑徒墓[M]. 陕西旅游出版社, 1992.

[9]袁仲一. 秦兵马俑的考古发现与研究[M]. 文物出版社, 2014.

[10]段清波. 秦始皇帝陵园考古研究[M]. 北京大学出版社,2011.

[11]段清波. 秦陵:尘封的帝国[M]. 中国民主法制出版社,2018.

[12]兰德省. 彩绘秦俑清理方法实践[J].文物科技研究,2004,2(00):107-112.

星球研究所

一群国家地理控,专注于探索极致世界

···THE END···

评论
为卿、一世逆天
庶吉士级
兵马俑作为我国的国宝级别文物,其规模庞大,每个兵马俑栩栩如生,神态不一,它更是历史的见证。
09.16
何以解忧?暴富吧。
进士级
兵马俑为世界八大奇迹之一,是我们国家的瑰宝,是无价的。
09.16
别来无恙嘿
进士级
西安兵马俑,一个让人惊叹的地方。
09.16